沒有留言

永远先生的故事

悉尼是迎接千禧烟花汇演的最后一站,在所有国家之后。传媒在过去二十四时内不停转播地球上各国的庆祝活动;然而,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曰的凌晨,悉尼港口亮起的灿烂光辉,无与伦比。
许多人赞扬筹委会的成功,提高悉尼的知名度,但悉尼千禧汇演的成功另有原因。原因在于一个字–「Eternity」(永远) — 挂在悉尼海港大桥上,用多个电灯泡组成,与桥上灯光互相辉映。

天上来的信息

 

 IMG_1715 - Copy
像是从天上来的信息,照耀在千千万万的生灵眼前,宛如一颗明灯,提醒人们时光飞逝,我们是存到永远的造物。信息藏在一个字里,其中的涵义,只有那些了解故事背景的人才明白。
在悉尼市中心,用铜刻之法鑴刻在悉尼广场上的,同是这个挥之不去的字「Eternity」(永远)。这铜匾是用来记念悉尼一位独一无二的公民阿瑟.史泰斯(Arthur Stace),或称为Mr. Eternity (永远先生)。
阿瑟身型消瘦,个子矮小,身高不及五呎三吋。他没有受过敎育,作见证时,连自己的姓名也不会书写。他的妻子为他阅读信件,而他只会口述内容,由妻子代他回信。三十三年的时间,这位杰出的人物,每天早上五时起床,走遍悉尼市中心和市郊各处,用粉笔,如铜刻般,将Eternity (永远)一字写在行人路上。日以继月,全心全意,他向那些在繁忙的街道上路过的群众,宣讲他的信息。据估计,这个虽然简单,却意义深远的信息,重复了五十万次。
对各方面来说,这字十分神秘,因为没有人知道这在行人道上秀丽的涂鸦是谁作的。
毫无疑问,字是同一人写的,但写字的是谁?专栏作家称他为「永远先生」,每一日,人们会说:「永远先生又再出击。」有时,他会将信息改为「Obey God (信服神)」,但很快又会改为「Eternity (永远)」。经过二十四年的秘密,在一九五六年某日,阿瑟所参加的柏顿街浸信会的利素.汤逊牧师(Rev Lisle Thompson),看见他在行人道上写这神秘的字,便问他说:「你是『永远先生』吗?」回答是:「尊师,请原谅!」
当「永远先生」的身份被发现,传媒随即作出采访,每日时报更在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详尽报导。秘密揭露,悬疑尽消。在一九九四年,阿瑟的一生被拍成纪录片,给全国观看。一位悉尼诗人更将他的一生写成诗句。
阿瑟.史泰斯一八八四年,在悉尼的郊区巴尔文(Balmain)出生。父亲是个酒徒,母亲是名妓女。他有两个兄弟,都死于酗酒,他的两个姊妹同是妓女。不用赘言,孩童在极度穷困的环境中长大,阿瑟每天都要为生存而争斗。他必须偷窃才得糊口,十二岁那年,他要入住收容宿舍。他没有接受过任何敎育。
阿瑟曾说自己变成了「流氓罪犯、无业游民、酗酒狂徒」。毁灭他爸爸一生的酒精现在控制着他,有一次,他蹒跚地走进警察局,恳求警方将他拘留,但官长拒绝了他。布道家约翰.韦力 (John G Ridley) 认识阿瑟,讲述他蹒跚地离开时说:「当我不想被送进监牢时,他们将我拘留;现在当我想进去,他们反将我拒于门外。」
一九三零年期间,全世界严重经济萧条,失业人士在街上游荡,四处求助。圣公会圣巴拿巴敎会(St Barnabas Anglican Church) 在百老汇 (Broadway) 成立了援助中心,夏文副主敎(Archdeacon RBS Hammond) 在那里举行「给有需要人士的聚会」。
 
 

遇上万古盘石

DSCN0887

夏文副主敎是一个热衷福音工作、关心别人的人,在福音聚会中,他向人宣明耶稣基督是世人所需要的唯一救法。聚会后,与会者可获派茶点和糕饼。
一九三零年八月六日,阿瑟.史泰斯荡进这「给有需要人士的聚会」,发现有三百个听众。他四周张望,看见门旁站着几位衣着光鲜的人,他转头问坐在旁边一个臭名昭彰的罪犯:「他们是甚么人?」回答道:「我想他们是基督徒。」阿瑟说:「看看他们,又看看我们,我一定要尝试得着他们所有的。」
福音聚会完毕,各人喝了茶吃了饼,阿瑟步离会堂,穿过百老汇,走进悉尼大学公园。
在一棵无花果树下,他跪在地上,悔改的泪水从腮面滚滚而下,他大声呼喊:「神啊,求你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!」
 
那呼声是阿瑟一生的转折点,他眞眞正正的归信基督。在余下的三十七年,他活活的见证神拯救和保守的能力。那时候,神听见他的呼求,他成为神的儿女。他能说,正如诗人说:「我众罪多累累,全被洗洁净。」
阿瑟后来见证说:「我进去是想喝杯茶吃点饼,竟遇上了万古的盘石。」
神垂听罪人的呼求,祂用无穷的爱和能力救拔人脱离罪恶的辖制,享受荣耀的自由。愿那些怀疑的人聆听这无望的酗酒狂徒、流氓罪犯的见证,借着 神的恩典,他成为「永远先生」。甚愿读者都知道,阿瑟.史泰斯不是唯一经历 神怜悯的人。千千万万的人因着信靠救主,得着救恩的喜乐。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同样不幸的遭遇,不是每一个人都被酒精毒害,但每一个人都需要得救。
 
圣经说:「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,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」(林后五17)
当阿瑟.史泰斯转向 神,得蒙怜悯,他发现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需要。因此,三十三年来,每天天还未亮,他走遍大街小巷,传扬他的一字信息「Eternity (永远)」。
「Eternity (永远)」在他心目中,是每一个灵魂的终局,或在天堂,或在地狱。他对同胞的关心,促使他日以继月的传扬此信息。他自己知道 神赦免了他的罪,他也想其他人得着同样的确据。
一九三二年十一月,布道家约翰.韦力在达龄侯斯(Darlinghurst)柏顿街浸信会宣讲福音使命,阿瑟是听众之一。约翰.韦力曾在法国服役,因在战场上的英勇行为赢得军事十字章。一粒德军的子弹穿过了他的面部,损害了他的说话能力。然而神奇妙的医治他,使他成为一位最有口才和能力的著名布道家。当他传讲以赛亚书五十七章十五节的经文:「那至高至上,永远长存,名为圣者的如此说。」他从没想过这信息对阿瑟.史泰斯的影响。
强调着永远这个词,传道人高声说:「永远!永远!我希望我能向悉尼街上的行人这样高声呼喊。永远!你必须面对。永远!你会在何处度过?」
阿瑟忆述那聚会时,说:「『永远』不断在我脑中响起,我突然感到从主而来的强烈呼召,我要将『永远』写出来。在我口袋中有一枝粉笔,离开礼拜堂门,出到街上,我弯腰在地上写这个字……有趣的是,我本来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。我未上过学,也未曾将『永远』抄过一百次。但不知甚么原因,我竟然能用畅顺的、美丽的笔迹将字写出。我实在不明白,现在还不能明白。」
 

写「永远」五十万次

在后来的三十三年,无论阿瑟往哪里去,在悉尼市中心、市郊外,甚至墨尔本,他将「永远」这字重复写了超过五十万次。
 IMG_1758 - Copy
「我被警察查问过二十三次,」他说:「但从没有被拘捕……警察对我十分友善。我知道涂鸦是违法的,但我有从更高权柄的任命。」
阿瑟孜孜不倦地工作,忠心服事神。他四十六岁那年得救,五十七岁结婚。他任职清道夫,但每当有机会,他便向同胞传扬基督的福音。他在悉尼市中心佐治街和巴克斯街角传福音多年。他的方法与别不同,首先,他会将自己的圣经放在地上,用帽子将它覆盖,跟着他会绕着帽子行走,指着它,大声说:「看,它是活的!它是活的!」
不久,路上的人围过来,他便揭开帽,拿起圣经,传扬说:「它是活的,神的道是活泼的,有功效的,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更利……」引述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。
这样,他取得听众的注意,跟着便传讲救主如何改变他的一生,祂如何赐给他永远盼望的好信息。虽然阿瑟不懂阅读圣经,但他用心存记经文,并能正确无误的引述。参加敎会聚会时,他不用拿着诗歌,因他对每一首都谙熟。他强大的记忆力确实是 神的祝福。
据说,在旧悉尼邮政大钟楼上,「Eternity」永远一字仍清晰可见。他怎样写在上面,无人知晓,但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,悉尼海港的一字信息,不只给两岸的群众看见,全球至少有二十亿人目睹。不止一次,且是再次又再次,这信息永远不停地响起。
花费数以百万元筹办庆祝活动是否値得?但我要说,这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信息。这是一名没有神学学位资格、没有基督敎团体按立的小人物所作的。阿瑟已将种子撒下,神会赐予增长,在永远里他将会得着收成。现在我明白悉尼迎接千禧的庆祝是世上最有意义的壮举。神向全人类发出了千禧信息,那信息总结在基督的福音之内。
神爱世人,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」(约翰福音3:16)
耶稣基督的福音是 神的能力,要救一切相信的人。死亡只是进入永远的通道,但永远有两个终局。亲爱的读者,你对耶稣基督的态度直接决定你永远的去向。
你会怎样待耶稣?不可豫疑不决。日后你心必会问:祂会怎样待我?
圣经说:「你们得救是本乎恩,也因着信,这并不是出于自己,乃是 神所赐的,也不是出于行为,免得有人自夸。」(以弗所书2:8)
「凡接待祂的,就是信祂名的人,祂就赐他们权柄,作神的儿女。」(约翰福音 1:12)

 

 

 

節錄自「永远先生

作者:  約翰 艾克 ( J R Ecob ) 为希望使者 (The Herald of Hope Inc.) 撰写

中文版翻译:岑德华

出版:基督福音书局 © 版权所有

中国香港九龙尖沙咀邮箱95413号

摄影:   小光芒

發表留言